三亚旅游网 三亚旅游景点_三亚旅游攻略_三亚旅游价格-三亚旅游网

海南三亚一住宅小区被拆除4年 候鸟老人捡废品留守

2019-09-21 14:39 已围观88次 来源:三亚旅游网 编辑:三亚旅游网

今年年初,海南省陵水“国茂·清水湾”、海南省万宁市“美亚·榕天下”两个违建项目引发的业主维权事件,备受关注。

据澎湃新闻不完全统计海南各市县政府网站,仅2017年全年,海南全省拆除违章建筑至少465.13万平方米,未拆除的违建存量为183.3万平方米。仅这一年,海南各市县处罚过的五证不全的小区就至少有50个,有的强制拆除,有的罚没金额,开发主体有房地产龙头企业,也有政府部门。

违建的情况不尽相同,然而,用一生积蓄换来违建住宅的业主,在房子拆除后,人生将走向何处?

2015年7月7日,在经历了停电停水80多天后,三亚金阳光小区的1400多户业主所租的50年使用权的房子,被执法部门大部分拆除。他们选择相信法律,用3年多时间一路上诉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并在2018年9月得到最高院对三亚相关执法部门“实施强制拆除行为存在诸多程序违法”的认定。

属于他们的故事,却没有因此画下句号。

海南三亚一住宅小区被拆除4年 候鸟老人捡废品留守

三亚市崖州区,被夷为平地的金阳光小区地块。 澎湃新闻 图

短暂的愉快生活:泡着温泉,身体感觉也好了

在海南三亚市崖州区一小区做保安的魏学祥,今年61岁,来自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英额门镇的一个村庄。除了小区的保安工作,魏学祥还要起早贪黑地捡拾废品,一天工作十六七个小时。他的妻子邓悦今年62岁,患有类风湿,干不了什么重活,力所能及地捡废品帮衬一下老伴。废品一个月换两三百元,偶尔能有500元。在小区附近,他们租住了一间沿街的30平方米的房子,勉强维持着生计。

在三亚火车站附近一个待拆迁小区,来自吉林省吉林市的李景奎与两家人合租着一套房子,今年66岁,离异快20年了。现下,依靠微薄的退休工资维持着生活开销,捡拾废品补贴生活所需。他房间里一个没有靠背的破旧转椅是用捡拾的废品和楼下废品站老板换来的,代步的自行车也是从废品站那买来的。

海南三亚一住宅小区被拆除4年 候鸟老人捡废品留守

今年61岁的魏学祥无家可归,在三亚崖州做着小区保安的工作,捡拾废品贴补家用。为还债,与老伴的三餐少有荤菜。 澎湃新闻 图

与妻子离异十几年的李景奎,退休前在吉林市水务集团当司机,手脚易冻裂,腰间盘突出,患有高血压、心脏病,在海南常年暖热的气温里,病症减轻了不少。2015年春节前,他把吉林市郊挨着马市(卖牛买马的市场)的一套带前后院的小二楼卖了,1月26日用28万元租下了金阳光小区西北角的一套约48平方米一室一厅的房子。

“我老家的房子很是不错,但是我一个人生活,每年冬季取暖费我负担不起,当时退休工资每月才1500元。来海南看房子,金阳光有温泉入户比较适合我的身体。我特别注意是不是小产权房,我就了解一下金阳光有没有批复文件,一看批复都有,那块地规划的性质是二类居住用地,50年的承包期,再加上当时的市长亲自在全国各地推介,我就很相信。”李景奎接着说,“2014年7月,我来这看到8栋楼基本盖完了,小区内建设还没好。它不是70年产权那种形式,合同上产权不是我的,我只能租用,我想也不可能30年就拆了吧。出于谨慎,我回去想了一段时间,才在2015年春节前来交了钱。因为我母亲当时还在世,我就回老家和老人过节。”

在那棵古树下他想过,靠这套50年租期的房子,找一个老伴携手走过夕阳。

海南三亚一住宅小区被拆除4年 候鸟老人捡废品留守

李景奎介绍金阳光小区曾经的楼宇布局,他身后是没被拆除的3栋职工宿舍,照片右边是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古树。 ?澎湃新闻 图

2014年前后,他们卖了老家的房子来到三亚市崖州区,在金阳光小区租下了50年的房子,想安享晚年,开始新的人生。

4年前,崖州区还是崖城镇,位于三亚市西部。即使是现在,开车走环岛高速也有40多公里路程,约一小时,如果坐公交车,则需要两个多小时。

金阳光小区土地权属于三亚市优质蔬菜开发中心(2012年,与三亚市南红农场、三亚市农业科学研究所重组为三亚市热带农业科学研究院),土地性质为科教用地,根据三亚政府2011年通过的《三亚市现代农业科教园控制性详细规划》,规划为二类居住用地。